【心理】该如何治愈我们的童年心理创伤?

摘要: 抑郁症的患病率逐年增加,白领小伙伴、硕博小伙伴、养家糊口小伙伴们在压力很大的时候好像会从心里冒出一句:我是不

11-11 11:19 首页 鞍山心理



一个人的童年生活对他之后的成长有着极大的影响,成年之后,那些困扰你的心结大部分都需要追溯到童年才能完全看清到底是如何。我们所需要的是疗愈我们的童年创伤,那该怎么进行呢?

没有哪个孩子天生懂事,懂事或是太深的绝望,因为渴求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每当看见现实生活中那些行为过激、偏离常态之人,并不难想象他们多半都受到过严重的心灵创伤。

当创伤发生,重提也无法令时光倒流。既然改变不了过去,淡忘那些痛苦会令我们好过一点吗?

答案是并不会。创伤需要被铭记。一个饱受心理困扰的当事人从他现下的心理症结开始,无一例外都会谈到既往的经历。而讲述痛苦的经历只是表象,关键在于这些经历向内投下的阴影,不知不觉已渗透到日常生活中持续发酵,影响旁人和下一代。从心理咨询的角度看,讲述只是一个开始,它意味着我们将由此踏上整理和重建内心的旅程,而不是去重复曾经的伤痛。

有人说,往事不堪回首,因为那等于再经历一次创伤。普希金的那句话:“那过去了的,终将成为美好的回忆”。这听来有些“鸡汤”,但只要往事不再成为一种积压的重负,我们倒是可以从似水年华中追忆到一些凡人的快乐的。



父母认错有用吗?


既然我们不可能不负创伤地走出人生竞技场,就难免在这场上演出一幕幕“相爱相杀”的戏码。

不少意识到自身的心理问题来自于原生家庭和早年经历的当事人会产生这种想法——都是父母的问题,他们有必要认识到这一点并认错。

但要让家庭中的其他成员承认在家庭中发生了问题,这是很不容易的。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无法控制也改变不了他人,包括我们的父母。退一万步说,即便父母存在问题,他们终于承认并给孩子道歉,但伤害已经造成,这份道歉来得太轻太迟,并不能使当事人得到完全的解脱。

再者,当孩子把注意力集中于期盼父母认错时,就难以把更多的精力留给自己,实际上是通过内心和父母纠缠让自己停留在童年的阴影中。停留是对生命的损耗,反而使得当事人通过牺牲自己人生的方式完成了对父母的变相认同,即永远生活在父母的影响下。

况且我们“强迫”父母认错的样子和父母当年对待我们的样子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所以我们搞心理的常把“内省”挂在嘴边,主张当事人能够增进自我觉察理清内心的爱恨情仇,进而获得成长。如果我们只是从现实层面和父母隔离,并不去处理自己和已经内化了的父母形象之间的关系,相当于是把那部分创伤带来的痛苦压抑了,困扰当事人的情结还是得不到解决。

爱人是最好的心理咨询师?


  “如果爱人是最好的心理咨询师,为什么每段感情都让我伤痕累累?别再叫我要打开心门,我的心已经打得太开,不要再受伤了。”——Judy,女,27岁,公司职员。  

  常听人说“爱人是最好的心理咨询师”,这话乍一看颇有道理。Judy自小在匮乏父母关爱的环境下成长,大家想当然地认为她会寻找一个“暖男”,没料到Judy交往过的男友不是游手好闲就是有暴力倾向。当她通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咨询意识到自己在寻找“不合适”的伴侣来完成强迫性重复后,她终于遇见了一位踏实温厚的男人,用Judy的话来形容:“他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但就在二人交往小半年之后,Judy向我哭诉,男友向她提出了分手。而分手时男友的话更是深深击中了Judy的心,他告诉Judy:“跟你在一起我太累了,我只想成为你的丈夫,而不是你的心理医生。”  


  我们对所爱之人,往往会在其身上投注大量的期待,期待在这场亲密关系中弥补童年的缺失,就像一个孩子会自然而然地幻想一种理想化的父母一样。不管是扮演喂养和照料角色的母亲,还是充当支持和引领作用的父亲,我们习惯把脑海中的这些完美形象一股脑儿地投射给自己的爱人,并且运用依赖,权利,情欲,牺牲的方式引诱对方配合自己的戏码。越是不曾被满足,期待值就会越高。一旦这种期待落空,愤怒和绝望的情绪便铺天盖地向我们袭来。我们认为自己那么爱他,那么需要他,对他那么好,而对方却没有满足我们,所以对方“欠我的”。实际上,对方什么也不欠,是我们心上残存一个锯齿般的洞,所以即便对方有颗太阳般正圆形的心也填补不了。  


  在亲密关系中,这种“你欠我的”表达方式,或许可以通过制造对方的内疚而达到对关系的短期控制。但事实上,内疚的本质是一种自我攻击,真相是被情感绑架和勒索的一方内心已经很烦躁甚至愤怒了,只是碍于一些情理无法直接表达,所以这种愤怒便以攻击逆转的方式指向了自己。然而一旦压力达到临界点,这种攻击很可能就会爆破性地往外释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在新闻里会看到一些凶案和惨剧发生在最亲近的人之间。  


  控制,就像毒品一样,也许在短期内达到的关系能让你感到飘飘欲仙,但它带来的内在结果却具有不可估量的破坏性。其实,越是在我们大肆渲染自己很爱一个人之时,背后却通常隐含着相反的情感,那就是“恨”,是对没有被满足的爱的期待。当我们还是襁褓之中的小婴儿时,我们期待被母亲全情地照料。当我们发现这个照顾者不能像我们期待地那样满足自己,而失去一个成年人的照料对婴儿的最坏结果是致命的,这让我们感到受伤,甚至恐惧,并以哇哇大哭的愤怒之声和拳打脚踢的身体呐喊表达出来。  


  很多带着创伤长大的人,他们容易将各种不良情感体验带到和他人建立关系的过程中,特别是无措的困惑和潜在的愤怒。而他们的这些感觉所发出的信号,也同样带给对方困惑和愤怒,并在不知不觉之中破坏掉彼此的关系。  


  我们就这样背负各自的艰难与创伤相遇在茫茫人海,却又执着于命运的剧本而流离失所。  



改变到底有多远?


当一个人具备改变的意愿,并且愿意学习像个成年人一样付出,而不是和婴儿一样单方面索取回报时,也许就将迎来真正的改变了。人在受过伤后往往会更加沉默专注,无论是心灵或肉体上的创伤,只要善加利用,对成长都有益处。好像老辈人常说,生孩子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月子是女人重生的机会,怕是正应了这道理。当我们面对累累创伤带来的苦难之时,每一次的自我超越都标志着着灵魂前进的刻度。卢梭创作《晚年漫步录》时已至垂暮之年,当一个人经历了大半生波折,老年时不再缠结于各种喧嚣,反而显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心态。

人世,一个既有漫天刀光剑影,又有太多儿女情长的江湖。沉重的精神枷锁让人们似乎只有靠记忆和想象才能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以及将要去向何处。当纷扰肆虐之时,往昔的经历成为每个人重新建构自身的唯一材料,虽然这些经历中有灾难,有苦痛,但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确认自己曾经,并且现在依然在场。苏格拉底在《斐多篇》里说,真正的哲学家对死亡没有丝毫惧怕,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学习死亡,生命的终结不过是他所学习的东西成为现实。这就是说,当人面临巨大的痛苦,甚至当生命的帷幕即将落下时,他仍然需要从既往的经历中获得一种确认,确认自己的存在。如我们伟大的古希腊哲学家也不例外。

疗愈创伤之痛,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学习理解生命和人性。当你用更客观更完整的视野与自己和他人接轨时,你将发现你的创伤并非过错,亦非缺陷,而是导向罗盘,引领着一条更伟大的人我契合之路。无爱感是普世创伤,自个人内心延烧至婚姻和家庭,校园及职场,政坛还有宗教,弄得烽烟四起。改变的标志从来不是空谈道理,而是你开始真正去理解身边的人与事,接纳自己,爱自己。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这慈悲是为着他人,更是为着你自己。

声明:本文转载自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鞍山市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

用心呵护“心”的健康!

地址:鞍山市立山区曙光路1号(原名医楼)。公交车6路、28路、30路、323、327、411、1环在曙光路南口下车东南100米。

心理援助热线:0412-6220188。




微信ID:asxlzxyzlzx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首页 - 鞍山心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