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可以是你的起点,也可能就是你的终点

摘要: 对出身的要求是做不成高山,也不做绊脚石。

       今天看了一期《圆桌派》,窦文涛、马未都和柯蓝、蒋方舟在一起讨论出身对各自人生的影响。感觉这个话题如果说多了就会成为阶级,然后引起更多的敌对和矛盾。对其中柯蓝的一个观点赞同得不能再赞同:大抵就是不要用出身说事儿。将别人的成功归因于出身好,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出身不好,这就是弱者的逻辑。


       一个人的出身到底对他这一辈子的命运有没有影响?当然是有,但是不是决定因素,那不一定。当我们发现周围有太多的本该如此却变成了竟然如此,在一次次地跌破眼镜之后,你总该学会宠辱不惊了吧。凡事都有例外,就像规律定理中写着,一定条件下……那么理解得了亓同伟,也该理解得了樊胜美。经历了怎样的世故,形成了怎样的性格,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变成了怎样的故事,然后又使性格发生了怎样的改变。这么看来出身似乎就是一个人的魔咒,是你跳不出去的井。这么看来似乎就要掉到绝望的死循环里了。


       但也有另一种人,如窦文涛,自知不足而能够发奋图强的,这大概就是一般套路中的励志偶像,能够跳出了祖辈的束缚,做到了所谓的飞黄腾达逆天改命。这样的努力一定是超过了我们普通程度的努力,因为任何逆着势能方向的做功都要消耗巨大的能量。所以大多数的我们都不是窦文涛。


       当然我们也大多没有柯蓝或者马未都的家世背景,拥有的只是夕阳下的背影。就像柯蓝的自嘲,所谓有背景的这些孩子并没有真的大红大紫,大抵就是内心的小富即安配合着混不吝的外表。他们因为物质的无忧,所以才会在精神上无惧,于是洒脱成性,虽然做不到,但依旧向往羡慕。


       看完这期节目,勾起了我对蒋方舟妈妈的好奇。读书时候也看过蒋方舟的《邪童正史》,有超过同龄人的渊博知识,后来看她的《我承认我不曾经历沧桑》,又是超过同龄人的成熟知性,一直以来,她在我的印象中一定是天才一般的存在。但看过镜头之前的她,以及其他三位对她妈妈的溢美赞扬,让我更加好奇这是一位拥有怎样独立人格的女性,能够如此超前地培养自己的女儿。教育有两种,若有条件就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若条件不足也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这大概才是我看到最后看到的希望:先天不足后天补,但条件是你要有心补,家庭或者个人。我承认我有我的不足和局限,但我愿为了你成为更好的人而变得更好。我想这大概是我能给我未来孩子最美好的承诺吧。


       昨天有人用樊胜美举例,今天又看到用亓同伟讲事。家庭父母固然不能选择,但好在樊和亓的家庭都供他们读完了大学。而我觉得大学教育是一个人终生教育的起点,因为在大学里你会接触到如果仅仅呆在小县城或小村庄里一辈子也遇不到的人和事,还有急速膨胀的文化知识,它们极大地开阔着你的眼界,你必须马力全开去运转反应,然后摸索找到自己喜欢的学习方向和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如果你将此生最好的睁眼看世界的机会放过,下次就不知是何时何地了。所以我虽然可以理解樊和亓的投机和钻营,但也觉得那并非唯一之选,却是当时境地下的他们能够做出的最优选。如果想找到更优解,就该想方设法站到更高的位置去看去想。于是兜兜转转,发现自己只想说,当你觉得迷茫和困顿时,要么睡觉,要么读书。因为睡觉可解一时之困,你又不能一直睡下去,所以还是趁着时间还早,读书吧。至少做一个思想在路上的人,别让你的出身就是你的终点。


Ps: 插曲与主题无关;图片与主题无关。这些都不重要,只为写字看字。


首页 - 故事的最后每个人都会幸福的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