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动漫资讯

这个年轻参谋有点倔,一门心思就想当空降兵…

2017-12-25 15:21

执着梦想的何昊

年初,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那时还是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司令部的参谋何昊躺在病床上,接受了造血干细胞采集术。经过5小时的血液体外循环后,一袋148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被顺利提取,并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紧急送往千里之外的患者所在医院。

何昊获得荣誉证书。

其实就在5天前,何昊的宝宝刚刚满月,初为人父的他深深感到了生命的可贵。也是在这一天,他来到医院,接受了第一针动员剂注射,为捐献造血干细胞做直前准备。“迎来一个生命的同时,又能挽救一个生命,我觉得很有意义。”何昊这样说。

驱使何昊这样做的,应该是他骨子流淌着的那股军人的血。

何昊的外公名叫潘垒,是一位参加过塔山阻击战、边境作战等上百场战斗的老八路、战斗英雄。“不打一仗,不算当兵;不上战场,不是好兵”,外公在生前常常这样对何昊讲。慢慢地,时刻准备上战场,努力训练当英雄的种子便在幼小的何昊心里扎根、发芽。

从小渴望当英雄的他,在上大学的时候不经意间被空降兵训练的火热场景深深吸引,他的眼睛久久地盯着屏幕舍不得移开。从那之后,“当个空降兵,做个真英雄”便成了他的梦想,“明天就要上战场,实实在在去战斗”成为他的奋斗目标。

大学毕业分配前期,为了追梦,有着英雄情结的他主动申请加入空降兵部队,最后却因为父亲的不舍而未能如愿。他想,下部队后也许还有机会。

在基层的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他就从空军某场站的一名排长变为连长。他时刻以外公为榜样,在连队,不管是公差、勤务,还是施工、劳动,都和战士一起干,而且干在最前面。每次巡线下井,他下第一个;敷设线路,他走第一个;队列会操,他站第一个。

时间渐渐消磨去了他刚毕业时的稚嫩,但没有消磨他当空降兵的梦想,这个梦想反倒随着时间的沉淀而越发强烈。

那一天的傍晚,天气异常阴沉。何昊忙完工作,照例背上黑包一路小跑来到属于他的“战场”,热身运动结束后,他打开手机里的音乐,伴着嘹亮的军歌开始了雷打不动的两小时体能训练。

尽管当空降兵的梦想迟迟没有实现,但他从不敢让自己懈怠,时刻把自己的状态保持在最佳。因为在他的内心里,那个梦万一有一天实现了呢。

暴雨不出一会便倾盆而至,他淡定地拿出黑包里的雨衣,迅速穿戴完毕,继续进行训练。只见风雨里,他披着雨衣,戴着面罩,全然不顾路人异样的目光,在接近闭气缺氧的状态下,依旧在他的“战场”上继续奔跑。训练结束后,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渴望促使他拿起纸和笔,再一次写起了申请书。无奈,这一次的申请也没有得到批准。他想,再等等吧,也许是时机不对。

何昊正在进行体能训练。

军队改革深入推进,何昊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第三次申请加入空降兵部队。然而,由于情况特殊,客观条件又不成熟,从航空兵部队向空降兵部队交流的体制不够健全,经过全面考量,组织决定给他提供一个更好的平台——中部战区某基地参谋部,以便他更好地发挥专业优势。

入伍至今,何昊经历了几次变动,却始终不改初心。然而这一次,他突然发现那个坚持了多年的梦想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他有些迷茫了。正好这个时候轮到他休假,他想在休假回家的日子里,调整调整自己的状态。

回到熟悉的家乡,多年不见的好友相约而聚。“在部队成就不了你的梦想,还不如早点转身回归家庭,凭你的能力,到哪里都能干出一番事业。”明知道大家是好心相劝,而他只能默默无言,看着这些曾经大学四年,毕业同框的战友兄弟,如今在地方都有着自己的一片天地。这时,他心中难免产生疑问,当初“静守初心,执着梦想”的选择是否真的正确?

母亲和舅舅把家里的老物件都整理了一遍,趁着他这次回来,召开了家庭会议。按照外公生前遗愿,何昊继承了老爷子所有的军功章,以及当年珍藏的军事学院讲义和全部的作战地图。他抚摸着一枚枚外公用生命换来的军功章,翻看着一页页蜡黄的草纸讲义,凝视着一幅幅标记工整的作战地图,其中一本《上甘岭战役中的山地坚固阵地防御战斗》讲义深深吸引了他。讲义的扉页早已开了线,但比其他讲义保存得都要完好,附件地图上都是密密麻麻用铅笔勾画的点位坐标和注记,这应该是姥爷最珍爱的一本。



上一篇:卢卡库精准直塞,林加德推射空门击中立柱

下一篇:林丹未受球包门影响取连胜 称2018有计划参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