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从《志明与春娇》到《春娇与志明》,看爱情存在的姿态

2018-01-05 14:36

网上有新闻说,男子闹市刀刺女友。文字的上方是一张警察封锁现场后的照片,只剩下行人和路面上的污秽。类似的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不经意的跑出来,就像上帝有意将这些爱情失意者自证失败后的无奈行为做了些安排。在相似的故事里,两个人彼此间的付出和得到永远无法做到收支平衡,最终只留下些雷同的新闻标题。这是存在于现实中爱情故事的极端结尾。

而多数处于情感纠葛中的男女,还在通过犯“贱”来维持彼此,比如春娇与志明,或者用时间来洗刷对方,比如伍迪路艾伦和米亚路法罗。

在韩东的小说《我和你》的开篇放着西蒙娜路薇依那句著名的话——爱是我们贫贱的一种标志。韩东说,我和你就是你和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处于爱恋中的男女关系从来就不平等,而所有人都在试图找到平衡。直观点的说法是,A爱B多一点,而B后来沦陷在C,在A看来C是幸福的,而不知道C曾被D轻易的抛弃。

在那小说里,徐晨和苗苗就是A和B。在这电影里,A和B就是春娇与志明。

《志明和春娇》的故事,仅仅是一段可能的恋情开始的阶段。相识之前二人的状态是:张志明的女友跟了老外上司,余春娇和男友的恋情看似已在消失殆尽的边缘。香港出台的烟草法规让他们在公共吸烟区相识。这是一个历史背景下个体随波而动的偶然事件。虽然,在短短七天的时间里两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向彼此靠拢,但不难发现从一开始张志明对这段关系就很随意,而余春娇则早早的把自己放在臣服的位置上。尽管,后来在同事的提醒下,春娇矜持谨慎行事,但那有什么用啊,她还不是跟相处五年的男友分了手,还不是主动想和人家用个移动情侣套餐,而张志明早就知道她上班的地方在自己相反的方向。

电影中,男女关系中的“主从位置”在开始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定下来,而在之后的相处过程中几乎一层不变。看起来只有结束那关系,直到从属的那位从两人的故事里走出来,才能完全逃出那种自贱的可能。但只要他们的关系还在,哪怕只剩下偷情的关系,春娇都会用“我是很喜欢你,又怎么样呢,没有用嘛。”这样的句式,看似要坦荡荡的结束你我,实则在贱兮兮的寻求继续。这就是姿态。

《志明与春娇》实质上是一个倒磕的恋爱故事,可以理解,一次爱情总要从有人主动追求别人开始。但戏谑和惊艳却出现在结尾,电影没有让故事最终停留在“I Miss U”的浅薄的感动上,而是让志明主动承认他喜欢春娇是在确定春娇先喜欢他之后,这是一种对现实的坦诚。虽然你喜欢我在先,我就喜欢你在后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同时,志明彼时的“不行”将存在于春娇幻想中的那句“有些事不必一晚做完,又不赶时间”的浪漫台词在调侃中的终结。而此时,所有人都乐在其中。

类似的情节处理出现在彭浩翔之前的电影《大丈夫》中,结尾处那个“太太们在楼下,快逃”的短信息原来是曾志伟的老婆发给他的啊。可以想象如果让陈小春来发送那个短信息,电影只是一部普通不过的港式喜剧片。那个看似简单,一眨眼就漏过去的情节完全颠覆了影片的主题。从简单的娱乐拉回残酷的婚姻现实。

而这部续集,我觉得导演口中的接地气还只停留在表象上的京腔和黄段子,还有北京的地标和夜生活,而与《志明与春娇》里现实的地气割裂。可能这不仅是拍续集的难处,更是导演在内地观众面前正式亮相的需要。

在《春娇与志明》里,俩人依然沿袭了前面故事中的“主从关系”。分手只缘于志明前老板在北京的召唤,而过程只剩一个匆匆的电话,所以你知道春娇在志明心中的分量了吧。反过来,如果志明不在北京,那么,春娇还愿意调到北京工作吗。有人会问,那为何春娇到了北京小半年还没主动联系志明?应该知道,作为女人的春娇在面对一个电话就可以结束他们关系的张志明时,一定是站在自卑的深渊里。

电影在继续春娇和志明的北京故事时,给他们配上了体面而光鲜的绿叶。但徐铮和杨幂都是绿叶中模范,他们都甘愿献出自己,他们毫无意外的善解人意,通情达理,他们让自己站在A的位置上。这样春娇和志明就能够轻松地转身,然后进行设计好的煽情表演。

我一直期待电影能在结尾再次撼动人心,但只有志明歉意式的回心转意,让观众和春娇都幸福的沉浸在结婚典礼式的浪漫场景中。这和地气无关,只是编剧的技术活。不过,好在从《志明与春娇》到《春娇与志明》,除去最后与观众的合谋,电影一直在相对客观的摆弄着爱情存在的姿态。尹勇



上一篇:杨幂VS杨千嬅 《春娇与志明》剧中造型PK(高清)

下一篇:汉军备战力帆气氛愉快 全队看春娇与志明放松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