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上海姑娘云南支教700多天,上演现实版“放牛班的春天 ”

2017-12-25 15:21

(原标题:上海姑娘云南支教700多天,上演现实版“放牛班的春天 ”)

随着开学季的到来,云南省腾冲市界头镇大塘完全小学(下文简称“大塘完小”)也迎来了新的一批学生和老师。

作为“美丽中国”这一公益项目的支教对口学校,大塘完小每年都会迎来一些来自大城市的大学生。他们中有些人不仅带着梦想来,最后将自己的梦想传递了给这些“大塘娃”们。

上海姑娘王珒珻就是这样一位支教老师,在刚刚过去的暑假中,由22名大塘完小学生组成的“大塘娃艺术团”在她的带领下,跨越了大山与河流,来到了上海市杨浦区少年宫。这些此前从未离开大山的孩子,与上海市学生艺术团民乐二团(杨浦区少年宫民乐团)同台演出。在充满云南风格的合唱与器乐曲目中,他们将西南大山里的声音带到了这里。

从两年前的不识乐谱、不会乐器、不会正确发声,到现在的看谱唱歌、演奏乐器、多声部合唱,背后是老师王珒珻与“大塘娃”们700多天的磨合与成长。

大塘完全小学音乐训练学生合影

上海姑娘赴云南村落支教

在7月29日的演出之后,王珒珻一直窝在上海的家里,处理着舞台幕后的收尾工作。

5年南京大学仙林校区的“郊区生活”,700多天“美丽中国”的大塘支教,让王珒珻几乎淡忘了她从小生活的上海是有多么繁华。

“我爸妈都姓王,妈妈是天津人,爸爸是上海人。” 王珒珻解释自己名字的含义说。她的父母亲都是上海电力学院的教师,而奶奶与姥姥也曾分别在大学与中学中任教,出身于书香门第的王珒珻从小有着当教师的梦想。

这个留着中长发,戴着发箍的支教老师,4岁半就开始学习扬琴,随后又掌握了钢琴、葫芦丝与竖笛等乐器。王珒珻笑得爽朗,举手投足显得自信潇洒。

回忆起大塘,王珒珻的眼神晶亮起来。

“世外桃源。”她脱口而出。

从大理下飞机至腾冲市,再到界头镇,最后到达大塘村,9小时的车程,让这个村落与外面的世界有些隔离。

“虽然偏僻,但是我支教的山村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带着笑容,王珒珻的这句话似乎也是说给两年前的自己。

初到大塘,王珒珻满眼望去都是绿色的秀美景色,村中房屋整齐,空气宜人。

支教所在的界头镇大塘完全小学(下文简称“大塘完小”)校舍虽然老旧,教学设施却较为完备,教师宿舍也的确是宣传册中所说的单人间。

不是料想中“灰头土脸”的村落,也没有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用石灰块在上了黑漆的墙上写板书的情景,这一切让做好“艰苦奋斗”准备的王珒珻感到诧异。

在走近大塘人之后,她更加确定这就是个“世外桃源”。

“我有时候会在饭点故意走在村里,就会有路边的人家招呼我过去一起吃饭。”王珒珻偷笑着描述道。朋友与陌生人之间仅差一顿家常菜。在遇到学生的家长之后,王珒珻开始频繁被邀请“到家里坐坐”,甚至被接去“到家里住住”。

“那些家长基本上比我大不了几岁。那些还是娃娃脸的家长,孩子都上四五年级了,那种感觉简直是,哇……”王珒珻用一个夸张的表情,表现她当时内心的震惊。

王珒珻慢慢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她开始与他们一起蹲着刷牙漱口、一同用面盆接水洗脸,这近乎于人类学考察的经历,让王珒珻感到意外的有趣。

她发现懂事的山娃在家会帮大人操持家务、做饭洗碗,但其他生活较为单调:“假期里他们要么就在家看电视,要么就上山去给家长帮忙干活。”平时课余时间,孩子们也只是打打闹闹,这让王珒珻感到必须做些什么,来充实孩子们的课余生活,让他们有更多的爱好与选择。

上海杨浦区少年宫表演现场

 “放牛班的春天”初期并不如意

当王珒珻带着一箩筐的想法入职之后,事情突然变得不那么“有趣”了。

“第一个学期,几乎算是被浪费掉的。”王珒珻摆了摆手说。

在准备四至六年级的音乐课时,她发现这里几乎没有可供学生使用的音乐器材。为学校募集电子琴、葫芦丝与竖笛,成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使命。

由于当时学校正在扩建,学生不住校,没有专门的时间进行兴趣小组活动,学校也没有音乐教室,只能临时借用其他场地。

而在走进课堂之后,王珒珻发现孩子看不懂谱子。


上一篇: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

下一篇:“放牛班的春天”原声合唱团下月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