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住房

网络视听划红线 内容生产莫过界

2017-12-25 15:22

(原标题:网络视听划红线 内容生产莫过界)

靴子落地,从天而降的监管风暴给喧嚣的网络节目泼了一盆冷水。近日,一份新发布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刷爆朋友圈,不过实际上,这份“通则”中所规定的内容并没有超出现有各类政策和限令的范围,基本是各类行政管理条例的总结和细化。回顾下,自今年伊始,有关部门陆续通过各种条文整治网络视听环境,此次“通则”的落地,无非是想再次明确网络视听的边界——想继续通过打擦边球赢得红利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随着互联时代的成熟,“娱乐至死”等口号不绝于耳。没有人能否认,在眼下快节奏的生活下,轻松搞笑的内容有其合理的存在背景。但面对如此旺盛的内容需求,不少内容生产者动了不少歪心思,从一片荒芜中长出了不少“杂草”:先不说视听平台里,各种营养匮乏的视频充斥在各个角落;单说那些所谓的大IP,也有不少是以“猎奇”的心态吸引用户,频踩政策红线的内容……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由于电视和网络的审核尺度有所偏差,让不少网剧和网络大电影,靠着审查的红利,赚得盆满钵满:冯小刚拍的《我不是潘金莲》还没上映,马上就有网站山寨出《我是潘金莲》,并配以大尺度的海报。不但污到让观众没眼看,也破坏了正常的内容生态。

坦白说,网络视听行业的一些乱象,其根源在于监管有盲点。一些网站和平台唯“点击率”是从,将低俗元素作为制胜法宝,让一些无底线的娱乐、无节操的内容横行于世。而出于对利益的私心,平台对违规开设媚俗节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痛下杀手,由于网络视听节目的准入门槛较低,一些账户被查封后很快又卷土重来,还自鸣得意,误以为找到了聚宝盆。但需要看到的是,从去年开始,网络视听的生态已经为之一变,《中国诗词大会》《诗书中华》《朗读者》等多档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综艺节目“一骑绝尘”,成为收视率和网络播放量激增的“黑马”。反观一些投机取巧的内容,踩到了政策的雷,或单集下架,或整体被封杀,最终赔了夫人又折兵。

的确,网络视听是一种新生传播力量,但绝非法外之地,作为互联网与广播影视融合交汇的产物,网络视听要想在大浪淘沙中存活下来,势必要明确自己的边界和底线:哪些内容可以播,哪些内容不能播。可以肯定的是,在市场与政策激流中存活下来的网络视听企业,一定会比原来更加专业化和规范化,毕竟对那些一味追逐流量变现、只想捞快钱的内容生产者或平台而言,路总会被自己越走越窄。祛除浮躁心态,沉下心来做节目,才是内容生产的长久之道。

(原标题:网络视听划红线 内容生产莫过界)



    上一篇:大兴安岭扑救内蒙古过界山火取得全面胜利

    下一篇:共享单车骑过界? 半个钟头100元